Isobel老师艺术治疗工作坊深度分享

339


  2015年9月,来自南澳的Isobel老师受邀来到银川,带给我们一个关于华德福艺术治疗的介绍性工作坊,短短5天时间满满的收获和滋养。这里根据现场笔记整理分享部分工作坊内容。


(人智学面纱画)



我们一起来看看治疗性的良性的艺术活动是什么样的?一个健康的工作,一个健康的家庭环境的重要性是什么?

      一个稳定的和一个不稳定的心理状态不仅会影响这个人,同时也会影响他周围的人。我们每天都会遇到很焦虑的人、很迷茫的人、很担心的人、很抑郁的人;有些人也会嗜睡、老是晕晕沉沉,或是像我一样总是失眠的人;还有那些过于受到媒体干扰的人,对电子产品过多得涉入,内心没有平静,很难去集中注意力。我们的工作和生活中,有太多的压力,思考、情感和意志已经失衡了。那么,我当中,针对那些有不同层面的心理问题的人。大家都知道,在人智学中儿童们应该怎么去选择一种更纯净的、更自然的方式去生活呢?在这个艺术治疗不同意识的发展阶段。0到7岁时,孩子的物质身体发展。从传统上来说,这些年龄的数字并不是固定不变的。以太体被慢慢唤醒,是在孩子7到14岁之间,星辰身是从14到21岁发展,然后自我出生是在21到28岁。所以,我跟一个孩子工作的时候,就要取决于这个孩子的年龄是在哪个阶段。这样才能让我更了解从哪些层面去帮助这个孩子。如果这个孩子是7岁大的话,我不会去发展这个孩子的思考。如果这个孩子14岁了,就到了星辰身的发展,我就不能还是像对一个小孩子一样去对待他。如果我们去看一个成人的话,我们也会把这些因素考虑进去,去看一看他的自传。


  在治疗当中我们还会用到故事,我们通常认为童话故事、神话故事是给小孩子讲的。这并不是真的。如果在早期,我们的发展是有缺失的话,一些正确的故事能填补我们发展中的缺失,让我们变得更健康。我在澳洲的那些家长当中,经常会听到一些这样的抱怨,这些家长是从幼儿园到一年级的家长,他们会说,我们不想再给孩子这样的故事了,因为这些故事太带有侵略性了,对孩子不好,不想给他们听。但是孩子从幼儿园到一年级的过程当中,他们进入到了真实的世界当中了。真实的世界本身就是很可怕的,孩子是需要故事当中有一定程度的恐怖的元素出现的。在童话故事、寓言故事中,故事结束的时候,好的,正义的总是会战胜恶。孩子不会像我们成人把故事的每一个细节都记住,他会知道故事的结尾总会有一个好的结局。如果没有在合适的时间给到孩子合适的故事的话,这个孩子就会过于依赖人。在讲故事时,不要像迪斯尼动画片方式一样,把很多细节夸张得很戏剧化。适度的表现就可以了,孩子会以自己的方式去内化。


  

  在幼儿园的时候,给孩子画画就用一到两个颜色,不要给太浓的色彩。

当孩子到一年级、二年级时,自然而然就知道哪个颜色是画哪个故事的。如果我们真正倾听到孩子的需求,给予孩子发展阶段的色彩的话,孩子就会发展出对色彩的很好的意识。但是对于很小的孩子,我们是不给他们绿色的,因为这个年龄不要过早得唤醒孩子的思考和思维。绿色是比较清醒的一个颜色。


      所以,不管是给孩子说的故事,还是给成人说的故事。它首先是符合这个人的年龄阶段的。其次还要对应到他的问题。


       还是要说一点,不要过早地唤醒孩子的思考。还是要从简单的三原色去画。然后让孩子去自己混出别的色彩来。从灵性发展的层面来说, 0至7岁,7岁到小学以后的发展阶段,孩子的意识总是以不同的层面进行,这个过程总是会出现一些危机或问题,但我们不会去大惊小怪,我们总是一种柔和的方式去化解它。这是孩子必须要经历的过程。


      我想简单地让大家看一看,画湿水彩在治疗当中的价值。当我们画画的时候,我们是坐下来的,不是站着的。画的时候就好像是骑马的坐姿一样,背是挺直的,肩膀是放松的。如果是孩子,脚下可以垫个东西。如果你是右撇子的话,你的左手是手心朝上的放在桌子上。你的右手抓笔刷的位置是刚好在刷子的金属片的位置。如果我们画画时笔刷抓得太远的话,事实上这个时候,我们是在出世。我们恐惧的时候,会这样把自己从身体内拉出来。这都是在艺术治疗模块的,并不是大家在主流学校所学习的。所有前面的这些提到的都是很重要的,比你最后画出来的作品还要重要。以这样的姿势画时,你中间的区域是打开的,中间的区域是你情感的区域。当你不确定的时候,或是你关闭自己的时候,你的双腿会交叉。当我们站着画的时候,是从头脑从意志出来,是用思考来画。之前我也跟一些艺术治疗老师讨论过,为什么有些人就是要去站着画,在我受培训当中的创始人就给我说,在我们这个时代画画,就是要从思考头脑的角度去出发。但从我个人的观点来说,我觉得这是完全错误的。因为在近代,头脑已经是很擅长很发达了。四肢也是很强健的。也许在中国也是这种状况,由于一些历史的原因,情感的层面已经被压得很小了。到现在,自我的层面又开始苏醒,又开始发展出来了。


湿水彩应该横着画还是竖着画?

      竖着画更有意识,就像我们直立的人一样,他是更清醒的。横着画不太有意识,他是向四周延伸开来的,和情感的国度是相关的。如果成人或孩子,他比较紧张的话,我会建议横着画,如果是一个比较昏昏入睡的人话,我会选择用竖着画去唤醒他。


如何湿纸?

      用一块海绵和一小盆水,湿纸的方式是从中心往外,让水像个小池塘一样向外面扩展开来,每一次海绵触碰纸都要叠到上一次的位置,需要侧着看一下纸的反光,才能知道上一次湿纸到了哪里。然后整张纸都要湿到。每一面都要湿两次。这是一个比较安静、平和、很慢的过程,上面的方式可以给心魂按摩。湿纸的时候还是以一种水流动的有机的方式。我在墨尔本的一所幼儿园和孩子们工作时,那里的孩子真得很调皮,我就建议老师把水槽收走,以这样的方式。老师会说,这样的话孩子就会玩得一片混乱。但是在第二天,老师惊奇地发现,孩子们已经能更好得静下来了。这个时候,以太力就发生了作用。这个方式虽然比较花时间,但我们并不是要求一节课要把画画完。纸全部湿好后,用有一点点潮湿的布,放在纸上,把手放在布上,用手把水全部抹掉,就好像手是熨斗一样。如果纸的边缘还有水的话,手要再劲用抹布把水吸干。整个过程会花七八钟,但整个过程会帮助你把全部的纷扰都抛开。在一节课当中,不要全部时间都在画,要尝试着让你以太身越来越大。所以,大家在画到某个时候,我会提醒大家画完这几笔就不要再画了。



如何蘸颜料?

      如果蘸了很多颜料,而未撇去多余的颜料就画在纸上,画纸就会变得很湿。那么这个人的情绪就是太泛滥了、太向外了。蘸满颜料的笔刷的毛会涨开,如果你在杯边把笔刷轻轻刮四五次话,你就会发现笔刷的毛就会变扁。这些细节都是非常重要的。甚至在你开始画之前,你整个人就已经放松下来了。要轻轻地,带着爱,慢一点。


如何去画?

      很轻地匀速地去运笔,让色彩呼吸起来。画的方式比较柔和的话,意味着你对自己也是柔和。不要一点点的笔触太小了,这样会过度刺激神经系统。要像鸭子踩到池塘里,很轻地着地。


1098476441.jpg


“艺术活动”


湿水彩:

      用简单的蓝色、红色、柠檬黄。每一次用一种色彩,观察它的深浅、光和暗,色彩是否通透,光进来会有抬起的感觉。达到的效果是不要看到笔刷的痕迹。画纸要有展开的感觉。画纸的干湿程度平衡,情感也会平衡。如果一幅画色彩太浅,通常意味着以太身太疲惫了,或者说是太胆小了,要一点点颜色加深,能量的平衡会变得更好。


关于泥塑:

      从治疗性的角度,我会看这个人捏的泥是太湿了还是太干了。泥塑是比较个人的活动,会反映以太身工作的状况。什么时候会让人做泥塑?有时想让这个人更多进入他的身体时,会想要他做泥塑。有时是有些人吸了毒,或者有些人饮食不规律。这样的一些人,他们是不在自己的身体里面的。所以需要泥塑活动把他们带入自己的身体里。也许他们不喜欢这样的活动,但是这是他们所需要的。如果这个人的情绪是容易暴怒的话,那我让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捏泥塑,因为泥巴是和新陈代谢系统相关的。它会把愤怒和头脑的东西带下来,带到新陈代谢系统当中,然后排出去,而不是以一种狂躁的方式去发泄出来。通常愤怒是和神经系统相关的,也是和过去发生的事情相关的。这样的情绪会在成人的星辰身方面造成失衡。如果我们更多的和新陈代谢系统工作的话,它会把我们更多地带入我们和身体当中。还是一样的,这样的活动一次不要超过50分钟。双脚也是要比较坚实地踏在地上,让人以比较健康的方式进入到自己。现在说到一个敏感的话题,对于遭受过性虐的人来说,捏泥塑是比较困难的,他捏出来的泥塑会比较软、比较湿、比较滑,会勾起他以前不好的记忆。所以对于治疗者,我们就要很清晰,跟这样的人我们要到什么材料。当然在最后,这个人还是会把这个泥塑捏完,捏得比较好。但是可能不要一开始就带他捏泥塑。

      对于一些有自闭症或是阿兹伯格症的孩子来说,他们可能不喜欢捏泥塑,不喜欢手指湿湿的,粘粘的感觉。但是我知道这样的孩子是需要这样的活动来帮助他们来入驻的,因为他们在入驻的过程当中受到了干扰。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就会在一些盘子里加一些泥巴和水,给他们笔刷,让他们用泥水去画画。然后第二天,让他们重新画的时候,让泥在前一天的基础上更厚一些。之后的几天,会用到一些泥塑的工具,让泥巴更厚。到最终的时候,他们是可以慢慢地捏泥塑了。


关于画画的观察:

      之前有个八九岁的孩子来到我这里,他画画边界感非常强,很紧张的一个孩子。他的妈妈在学校做志愿者。我给一张纸,他立刻就把纸竖着放。我和他说,你就画画你的房子和花园吧。他说这是我的花园,没有门,也没有人可以闯入。他画的树干非常粗,这在小孩子当中是非常常见的,这象征着他的意志力是很强大的。他在房子画了一些点点,我问他这是什么,他说这是一些小白鼠,他们想要吃掉我的花园,吃掉我的房子。然后我问他,人在哪里,他说我在房子里。我问他有什么吃的吗?他说我有一冰箱的可口可乐和巧克力。我问他你妈妈呢?他说她在另外一间房子里睡觉。所以说,这个孩子的神经系统已经是过于活跃,过于清醒了。然后我和这位妈妈面谈了一下,她是有嗜睡症的,她是很好的人,但是她会把孩子放到电视面前,孩子就会吃一些垃圾食品。她没有办法去处理。之后,我们就邀请了其他家庭来帮助这个孩子做饭。所以,我们可以从孩子的画当中看出孩子的一些状态。


      0-7岁 孩子的物质身体发展,和矿物质王国相关。地里的矿物在我们的身体里面也有。在我们的血液里也有铁。物质身体也不仅仅具矿物王国所具有的性质。

      7-14岁 以太身发展,和植物王国相关。所有的植物需要节奏,这种节奏也在我们身体里面。这种吸入和呼出会影响我们韵律系统和呼吸系统。以太身可以称为很强的记忆力的温床。通常在我们六七岁时能记住很多东西。可以说在这个阶段,我们发展出了今后帮助学习的记忆力。以太力就是一种生命力。

     14-21岁 星辰身发展出来,也就是情感体。和动物王国有共通性。动物会有欲望,有爱和恨,这种情感在我们身体里面也有。在这个阶段,我们的星辰身开始唤醒了。

     21-28岁 自我的发展更加有意识。自我这重身是最年轻的、最聪明的一重身。

  在澳洲发现,孩子在五岁的时候以太身就发展出来了,星辰身在孩子十岁的时候就显现出来了。我会看到有些女孩子,在八岁的时候就有了性特征,但他们还是个孩子。会看到一些小孩子会对奶制品过敏,可以给他喝一些山羊奶。但在大部分情况下,大人会给他们喝豆浆。研究表明,豆浆对年纪大的人来说比较好,对小的孩子来说,会提早让他们性成熟。还有鸡被喂了有激素的饲料,吃了这样的东西也会让孩子性成熟。可以看到,黑暗的力量把孩子过早的发展。所以,食物的重要性是我们首先要衡量的一方面。


各种不同的艺术活动给人带来的不同的艺术效果和作用:

  我们应该做些什么艺术活动,来加强我们的以太身、星辰身和自我。慢慢地大家就会有一个图景,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些东西。在21岁的时候,我们也会开始看到我们的身体、心魂、灵。心魂更多地和我们的情感方面相关,身体更多得和我们的四肢、意志相关。



为什么以太身需要加强?

  以太身弱的时候,会表现比较疲惫,无精打采,没有能量。这样的状况,物质身体就会生病。疾病是从以太身生出,从物质身体表现出来。周围糟糕的环境和食物都会伤害我们的以太身。不管是哪种药,都会把人的生命力带走一些。


      形线画它是流动的,有节奏的,有重复的,它是和我们的呼吸系统相关的,和海洋相关的,它也是和我们以太身相关的,它会让我们的呼吸系统加强,让我们身体里的运动更加活跃起来,这样自我能更好地穿透下来。在形线画当中,我们会用到四种低级感官,触觉、生命觉、平衡觉、运动觉。动力画它要求像孩子一样打开,能够让人动起来,这也是在给以太身喂食物,在滋养它。


如何加强星辰身?

  加强情感、感受、渴望,这样的活动就是画湿水彩,因为它是流动的、通透的,不是很厚重的。情感体会慢慢苏醒过来。画湿水彩通常要求不要说话,有需要时就举手。因为说说笑笑,就是把自我从身体里拉出来。


如何加强自我?

  我们可以用一些几何的图形去帮助。也可以通过画观察画,去活到色彩里面去。沉浸在色彩和几何当中,就会让我们更多元,不会太片面。面纱画也是帮助自我的活动。它要求我们要有耐心、敏感、有爱,也需要思考、意志、情感的参与。当我们画的时候去看看是否滴下了水,这样去做的时候会让我们把烦恼都抛向一边。施泰纳谈到,在画面纱画的人,他会感到薄薄的色彩像丝绸一样从画纸慢慢延展过来,慢慢把你包裹

      对癌症患者来说,我不会立刻带他们去画湿水彩,因为湿水彩是跟我们的情感活动去工作的。他们此时的情感是非常脆弱的,不应该用湿水彩去触碰这块。他们的体温会比正常人要低,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帮助他们温暖,让他们的体温升高一些。这样自我才能更好地出现或入驻到他们身体里面。这种能够很快提升他们体温的艺术活动就是炭画。

      如果这个人遭受过心理问题的话,可以带他们去做一些观察画,观察一下自然,做一下跟泥土大地有关的活动。

      如果这个人是有焦虑方面问题的话,我们就会跟他说故事,让他用炭画去工作,或者是色粉,之后才进行到泥塑的活动,或者是干羊毛毡画。

      在我们的文化里面,有很多的人没有办法对别人说不,或者没有办法对信用卡说不。信用卡刷完了才发现没有办法去偿还。我自己买东西,还是会用现金去支付。刷卡会让我没有办法和金钱去链接。这样的问题我们会用到泥塑或者几何图形的活动。

      遭受过性侵的人,之后有人想和她去解决这个问题。如果她的态度是逃避,不愿去面对的话。这个时候其他三重身没有办法入驻到自我的,因为首先物质身体受到了伤害。如果这种创伤发生的时候,是年龄比较小的话,以太身就会选择不记住这段不好的回忆。星辰身此时在孩子睡觉的时候都会选择比较麻痹的状态。它挡住了自我,让他没有办法入驻。这时的星辰身太弱了,他没有办法帮助以太身。这时的以太身、星辰身、自我都会各自以各自的方式去发展,和物质身体脱节,会发展出多重人格。所有的身都以失衡的方式蜷缩在物质身体之内。这时候要做的就是把三重身拉出来。首先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加强物质身体,会用线画的方式,之后带入泥塑,帮助这个人转化他愤怒的情绪,几何的艺术可以加强他的思考和意志,然后是跟自然相关的活动,去支持他的以太身的力量。

      你能看到这样的治疗过程并不是短时间能完成的,因为伤害已经深深地在身体里面了。

      肥胖症和厌食症患者,他们两者都是不想在大地上生存了。对于厌食症的患者,他们是看不到自己骨瘦如柴的,他们认为自己很胖。他对自己没有很正确的观察。可以看到他们身体当中死亡的力量在工作。之后会带他们做一点点的泥塑活动,因为他们的以太力太弱了,要一点点地加泥巴。肥胖症的人是没有界限的,他们要占很多的空间,他们的言语又比较多。几何性的艺术、泥塑适合他们。湿水彩会让他们的无边界感会更加膨胀。

   对于有分享焦虑的孩子,可以帮助他写一个故事或者给他说一个故事,让烛光帮助工作。顺势疗法中有一些药水,对他们也是有帮助的。我也会把他们带到艺术课上来,用很薄的纸,让他们弄湿,会很仔细很小心的把它们压成一个球,会讨论原始人或洞穴人的生活,慢慢地再把纸展开,有些地方还是有折皱的,我们会把所有的颜料都用进来,我们想像纸就是洞穴的墙壁,用彩铅在纸的折皱的地方看能不能找到射箭的人。



导师介绍:

Isobel(伊莎贝尔)老师,来自南澳大利亚,曾经在荷兰接受过5年的艺术治疗培训,是一位艺术治疗师。她曾经为“Pitjiri”学校组办过6届艺术治疗课程。现在仍然在进行每年30周,每周一天的培训课程,该课程以华德福低年级的艺术和故事为主题,并带有人智学讲座。

Isobel老师从2001年开始工作于Mt . Barker华德福学校(中间有两年中断)。她是以常驻艺术治疗师的身份工作于该社区的儿童特殊教育帮助小组。这12年多的工作中,她接触到2-12年级受困于各类问题的孩子,积累了大量的治疗经验。

Isobel老师也曾在澳大利亚的维多利亚州、塔斯马尼亚和南澳也与众多华德福老师开设许多专业领域的课程。推动大家接触和认识华德福教育。

在过去的16年里,Isobel在一名人智学医生的推荐下,她还为当地的顾客(教师、父母、祖父母等)开设了一年制每周一天课时的艺术治疗课程。涵盖多项内容,为成人学员提供一个更深入的图景和体验。

此外,作为一名人智学艺术治疗师,她也为社会上其他需要的顾客进行私人人智学艺术治疗。